029-86538575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首页 > 联合创始人

李小云

中国农业大学文科资深讲席教授、中国农业大学国际发展与全球农业学院及中国南南农业合作学院荣誉院长

李小云,中国农业大学文科资深讲席教授,中国农业大学国际发展与全球农业学院及中国南南农业合作学院荣誉院长。1982年毕业于宁夏农学院(现宁夏大学),获学士学位,1985年毕业于北京农业大学(现中国农业大学),获硕士学位,1987年毕业于北京农业大学获博士学位,1987-1989 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助理研究员,1990-1992德国和荷兰学习发展研究。

李小云是国内外著名的发展学家,他在农村发展,扶贫,性别,公益,资源保护,国际发展,非洲发展等领域在国内外有很高的影响力。2015年在云南勐腊创办小云助贫,深入河边瑶寨开展扶贫实践,探索了深度性贫困与乡村建设的模式,产生重大社会影响。

李小云兼任国务院扶贫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农经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妇女研究会副秘书长、全国妇联专家委员会委员,教育部社科委委员。先后任经合组织发展援助委员会顾问,世界银行,亚洲发展银行以及其他多边和双边发展组织高级发展顾问,英国伦敦经济学院,奥斯陆大学访问教授,德国发展研究院访问研究员。先后获得第二届霍英东高等教育奖(研究),1990年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1994年国家科委软科学奖,2004年获首届中国消除贫困奖(研究奖),2006年教育部社科研究奖,2011年首届“友成扶贫研究奖”和全国扶贫系统先进个人,2015年获中国公益思想奖,2016年扶贫攻坚社会责任奖,2017年全国脱贫攻坚奖创新奖,获2018年全国公益10大人物和2018年度十大社会推动者。


寄语:乡村是人类文明的起点


专访李小云

这里是乡村发展基金会公众号的特别栏目

“百名联合创始人系列专访”

本期我们请到的是

中国农业大学文科资深讲席教授

乡村发展基金会创始人大会

乡村发展基金会理事、联合创始人

李小云教授

从事发展与研究实践30余年

他用学者的视角

实干家的精神

亲力亲为探索乡村脱贫的道路




公益是现代社会和谐的调节器




Q
A
&

您作为一名学者,取得了很多研究成果,同时您也是国内最早从事NGO事业的人之一,在国内外长期从事扶贫实践。那么在您看来,学者在公益扶贫实践中最重要的作用是什么?



我常说:“公益是现代社会和谐的调节器”,因为现代社会最大的困扰就是不平等。对抗不平等问题,主要是靠有效的国家制度,例如税收、社会政策等。但是在很多的情况下,我们发现国家的体制不能触及到社会的每个角落,比如医患矛盾这类问题,不能完全通过法律解决。因此一个社会的和谐实际上是需要通过大量的、基于民间的社会组织来合力实现,我觉得这个是我们各类基金会、公益组织存在的基本价值。公益组织的意义不在于筹款,而在于把民间的资源拿过来做民间的事情,并与国家形成很好的契合。从学者的角度来讲,学者拥有比较丰富的学术资源、思想资源和实践资源,而且学者本身也是非官方的立场,所以学者与民间公益组织的结合,一方面能给公益组织提供更多的智力资源,同时公益组织也能为学者提供更多的实践资源和实践机会,形成一种互助。





扶贫需要性别视角





Q
A
&
注意到您多次提到了“男女平权”在扶贫工作中的重要性,想跟您了解一下您看到的农村女性的生存状态是怎样的?让她们拥有“独立的经济空间”,对她们又意味着什么?

我作为中国妇女研究会的副秘书长,最近也在一直研究性别贫困的问题。我们在讨论社会的不平等问题时,不能从人的平均数、收入的平均数来简单的去看。因为社会福利和社会财富在社会中的分配是受到地域、文化、种族各方面因素影响的,而这其中就包括性别的影响。事实上,社会财富和社会福利的分配在社会性别之间的分配是不平等的,我们不能粗暴的抹平这种差距。如果我们在扶贫、在发展方面没有性别视角的话,那可能会导致处于劣势的女性继续得不到关注,这一点在贫困地区特别的明显。

 

河边村“瑶族妈妈的客房”精准扶贫实验 | 图片来源:小云助贫中心官网



让乡村有价值





Q
A
&
未来您在公益方面的主要关注点是什么?是否可以就乡村发展基金会的发展方向给我们一些建议?

我最关注的是如何让中国成为一个人人公益的社会,因为公益是一种社会意识形态,越是发达的社会越是有公益这种意识的存在。如果一个社会没有公益来支撑社会秩序的话,会是一个非常“恶”的社会。所以公益资源要下沉,将资源引入到广大乡村和边远地区去。此外公益行动不宜过于声势浩大,公益应该是朴素的,比如我们的“小云助贫中心”只有三个人。因为公益不是在跟官方竞争,而是对政府功能的补充和支持。


我认为乡村发展基金会目前最需要的是一个有差异性、与资源配套的核心的产品。比如我们最关心的农村人才培养的问题,为什么现在农村留不住人才?因为教育是外流人才的通道,乡村孩子的梦想都是通过教育离开乡村,这是现代化的趋势。但这不意味着没有办法让人才回乡。我一直在做的就是“让乡村有价值”,把现代东西放到乡村,让乡村具有自己的竞争力。所以我们可以建立资助青年回乡创业的公益项目,通过对个别人进行包括项目、资金、培训等在内的高强度支持,来引领更多的人回到乡村,建设乡村。

河边村新面貌 | 图片来源:小云助贫中心官网

李小云



“公益是现代社会和谐的调节器,一个社会的和谐需要通过大量的、基于民间的社会组织合力实现,这是我们公益组织存在的基本价值。”